2013年5月15日星期三

我要到街边卖唱去,你相信吗?在街边拉二胡,玩乐器等人施舍,过去被人认为是乞丐。但在西方却并不是这样看法。中国大文豪鲁迅的长孙周伟就曾在加拿在大的地铁站吹笛子谋生。不过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要到街头卖艺是许多人所不愿的。

大选前为了投票站的工作我48小时不曾睡眠。和很多人一样,为改朝换代而披星戴月。但结果真如选前所担忧的,成果被骑劫了。许多舞弊在投票前即已发生,但法律、军队、警力各种权力都操控在别人手中,明知作弊又待如何。

所以这几日,全国各地掀起的抗议选举不公及舞弊如星火燎原。面对各种证据确凿的指控,选委会、纳吉依然面不改色,并企图为自己被人民抛弃而受重挫的选举结果转移视线;归咎于华人反马来人。难道真要像外国一样让人民用非正常手段才能赶他们下台?走着瞧吧!

国阵政权过去几年已掏空了国库,选前又大抛银弹,已经是负债累累,债台高筑了。上台后肯定从赋税上取回。前几天才谣传汽油每公升上涨50C, 白糖个公斤涨30c。虽然近日没涨,因纳吉的内阁还未组成。但谁都不认为物价高涨是空穴来风。

但又如何?只是百般无奈,除了寄望各方的压力迫能使大选成绩翻盘﹣那是奇迹,二是寄望下次一举推翻国阵,那是五年后的事了。最实际的还是多找点钱看好自己的肚子,活长命点才有望看到将来的变天奇景。

要怎样赚多点钱那也是头痛的事。许多大专青年都难以找工作。我们又到那里找工作。做生意,能购钱的都给他们的朋党拿去了,我们这些小市民还有什么机会。即使做小贩,也要穿门过户走许多道路,一路走下去本钱也不少,再说好地点也早给别人拿去了。

想了想还是别太操心。把我放了20年的二胡、笛子再拿出来操练,到街边卖唱去吧,能得多少就多少,大富由天小富由俭。紧沙成塔,点水成河,搞不好那一天我就富了。

下面吹一段给你们听听。其实在街边卖艺水平也不必太高,人给钱你是同情心,当你是乞丐,不是要听你演奏。但我做事一向认真,不管你态度如何,我都要把最好的给你,所以还要赶紧操练。




但是,到时 Bandar Raya (城管) 会不会来找我要咖啡喝,要喝咖啡也不要紧,就请他呗,最怕的是连我的笛子、二胡一并搬上车载走。笛子几块钱就买到不打紧,但二胡现在一把可是千多两千元,被搬了那我可难再买了。

还有那印度大兄,诸各路豪杰会不会也来拜山头,那又少不了一番折驣了。唉!做人,生活真无奈!

我不只会拉,会吹也会唱,下次拉段二胡给你听,当然只能拉一小段因为是免费的嘛。
Reactions:

1 条评论 :

  1. 你好, 当年我在马来西亚 预言 100 年也没办法 换,因为很多人没有吃过[糖子] 再加上对政治 不懂,还有几十年来 该 卖华的狗官 和 笨蛋 一直欺骗 华人。 现在 政府再执政的话,就是 60 年了,
    我不知道 还有命 等多[40] 年吗?
    年轻人 我今年70 啦,一切希望只能靠你们年轻的 加油!
    古稀老人上。

    回复删除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