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7日星期一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宋•苏轼》

“高处不胜寒”即出于苏轼所作的词“水调歌头”。 这句话常被用来形容人在登上权位高处的处境;有如孤单的站于高山之上受寒风吹袭,随时会支撑不了而倒下。也警惕世人莫只拥抱权利的欢愉,当想高处的“寒风”可不是好受的。官场、职场莫不如是。

这是句耳熟能详的话。然而人对权利的追逐往往是蝇营狗苟不能自己。登上之后更不肯轻易下来,非得“狂风”把他扫下不可。

苏轼(东坡)不止才高八斗而且是个好官,名菜“东坡肉“即由他而来。但由于不苟同王安石的变法而至仕途坎坷,官职一贬再贬。 胸有为国为民大志, 意欲一展抱负,却碍于势单力薄。

苏东坡是爱民如子的好官,也是众所称誉的文学家,但他没有王安石的胆量和远见,所以成不了政治家。而王安石有远见有胆量却败于胸量小不能容纳异见,耳朵软用人不当及急功冒进。

虽然两人官场不得意却能名留青史。而那一等投机倒把,没有半点才干却手操大权为所欲为的政掍,看来只得遗臭万年。




上面这两兄弟都是位居要津,手握大权的人物。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 一个是手握警力可以随时、随意捉人的内政部长。他们现的处境有如在吹着寒风的大雪山上,却不知是否有寒意?

他们上台之初口口声声要求人民给他们机会, 要人民支寺他们。也声色具厉的对内、对外喊话要党员改变思维以赢回民意的支持。其实他们知道他们失败在那里, 人民要的是什么。而且他们依然在位大权在握,真有心改,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根本就不需说这么多。

然而从上一届大选至今已经三年多。人民所看到的是他们变本力厉把国家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简而言之他们明里、暗里所做的一切,目只是为了保住政权而已。

7月9日是民间组织“干淨与公正选举联盟”预定举行遊行请愿的日子。这种民主国家非常普遍的和平集会, 却被这两兄弟形容为 “非法集会, 欲图使国家动乱”。并恫言要以内安法令扣留参与者。

有这么严重吗?人民谨谨上街遊行要求“干淨和公平” 议会选举而已。看看人家中国属地香港吧,数十万人集会记念六四天安门事件﹣﹣这触动中国政治神经的事件;也没受打压, 也和平结束了。马来西亚是个独立与民选的国家政体, 比香港大了多少倍?却容不得几万人的集会, 这不只是笑话也突显执政者的无能。

身为首相的纳吉和他们政治同伙更抛出:“如果马来西的选举不干淨、不公平,反对党会赢得五个州的执权吗?”,似是而非的话。而反对党及民间的反应是:“如果选举是公正的, 国阵早就倒台了“。

军警邮寄选票、幽灵选民、死了多年名字还在选民册上、乾坤大挪移(选民大搬家)、买票贿选、被人冒用身份証投了票....那一件不曾被揪出过,而却从不见 选委会正视处理过的。还有选区的选民差距有达十几倍的, 有的只有六千人,  有的却达七万人。根本无从反映民意代表的公平。请问以上那一件不是铁证如山? 

民间对选举不公的怨言已非一朝一夕,而是几十年的事了。只是过去的各种投诉都被当作耳边风,才有四年前及今天的“干淨与公正选举”大遊行。这是纳吉两兄弟及他们的政治伙伴必需搞清楚的。事实上他们是清楚的只是装糊涂而已。

清清楚楚的,人民上街的目的只是要当政者正视人民的不满,不要扯远了。你要说人民要推翻你们也无不可。因为你们也承认是人民所选出的,你们做不到人民的要求, 要你下台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你以为国家是你们祖宗的家产吗,可以世代相传的吗?


做不到, 做不好就躹个躬下台,人们可能会感动的送些炭火驱寒。要不然冻死了掉下来可要粉身碎骨呢!积点阴德还可庇佑子孙呢。还是别说了, 他们都不懂因果的, 说了等于白说。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