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0日星期日

险成鎗下鬼

最近马来西亚出版界、政界又热閙起来,加影新纪元学院院长柯嘉逊博士(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经济学士,博士),从英国伦敦西郊克佑区(Kew Gardens)的公共档案舘发掘了一批解密文件;并根据这批文件写成了一本书﹣﹣《513-1969年暴动之解密文件(May 13–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 the Malaysia Riots of 1969)。这批解密文件显示,“513事件”并非突发事件,反之是一次有计划的行动,目的是推翻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的政权。

初版一千本在数天内被一扫而空。但是5月15日国安部的一组官员到谷中城MPH书局充公了一小批书并指示书局不得再出售,非禁书而被充公立刻引发了公众的不满及舆论的抨击。而副国安部长胡亚桥也証实此书并未被禁。此书下场如何, 目前尚不得而知。却倒勾起了我的一段回忆。

1969年我已经辍学出来工作。这一年也是第三届大选年,也是自1957年脱离英国植民统治的执政的联盟(由代表马来人的巫统、华人的马华公会及印度人的国大党组)第一次败给了在野的反对党阵线(由泛马回教党、民主行动党、人民进步党、马来亚人民党)。联盟得票率约49%在野阵线得51%. 并失去槟城、霹雳、雪兰莪及吉兰丹四州的执政权。当时我在建筑工地当学徒。和几位朋友在半山芭靠近新街场路(Jalan Sungai Besi) 即联邦面包厰斜对面的商店楼上租房居住。

5月13日(星期二)当天傍晚洗了澡, 抬了脚车准备出去吃晚饭。下了楼推著脚踏车往半山芭方向优哉游哉的走。可走了不到五十米就看到一辆公车(东方巴士公司的)车上挤满了人,从半山芭方向迎面飞快而来。车上的人和司机向我大力摇手大声喊道:快回去!排华了,戒严了。当时也不知道真正发生什么事,再看看路上的车辆风驰电掣的跑, 街道两旁的商店大都关了门或正在拉闸,心知不妙, 趧紧骑了脚踏车往回走。

回到楼上把情形和同楼的说了,大家都半信半疑。于是都跑下楼来看个究竟,再到楼下时每栋楼的走廊都站了许多人,都好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站了一会还是看满街的鸡飞狗走,还是不知发生什么。然后看到一位印度老人骑著脚踏车从半山芭方向而来,一路走一路指手比划破口大骂(听不懂他骂什么)。然后他在一块联盟的竞选广告牌前停了下来,愤怒的用力把它推倒,观看的人群一时响起了一阵喝采声。老人推起了脚车又赶路去了。老人走了不到五分钟,就来了一辆警察巡逻车;话也没喊就从车窗中伸出枪枝向观看的人开枪。我当时就站在楼梯口,一粒子弹竟打倒了我头上几吋的铁栅上;于是赶紧和其他人回到了楼上。至于当时有没有其他人死伤, 也就无能理会了。

当天晚上晚饭当然没得吃,幸好邻房的一位女老师有一些饼干及美绿拿来给和我们分享, 才不至挨饿。电话全被切断无法和外界联系, 收音机也只是播放官方的文告及宵禁的通告。全楼的人都惦惦不安, 都在想保命的方法, 没人敢睡觉。一直到第二天从电台听到开放数小时间让人们出来购买粮食用品;于是赶紧收拾好衣物回家。戒严一直持续至六月廿一日才放宽至5.00AM~午夜 12点。而中学则于6月9日才全面复课。

513暴乱的最大受害者是马来西亚华人;不只失去数以千计的人命,也失去宪法所赋与的公平权益,更有意无意的被冠以财富掳掠者,套句俗语就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更可恶的是当权的政客每当民间有反对声音或要选举时就抬出513来恐吓人民。513已经成了当权政客操控选票的灵咒。但是结果更大的伤害是整个国家的沦落。如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的是民族的距离,贫富差距(尤其是马来族本身)越来越大,国际竞争力大降,本、外资本外移,朝令夕改没有公信力,新的外来投资裹足不前,贪汚、滥权、治安败坏。数以百万计的人民外移带走了数以亿计的财富。这样的国家前途会怎样大家应该心照了。

有关513暴乱事件的较完整本士记录请登入 hthttp://forums.perak.org/cn/simple/t36484.html。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