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0日星期三

莫名其妙

今天是元宵节也是华人新年的最后一天。这个新年全世界闹的热烘烘的。而我这一区却静的出奇。不像往年;在政府三申五令禁燃鞭炮下,年三十晚依然炮声𠾐𠾐。即使之前不久的印度人屠妖节及回教徒开斋节, 也还是鞭炮及烟花声齐鸣。唯独今年连一声鞭炮声都没有, 直到年初八午夜福建人拜天公才传来零零落落的炮声。真是静的蹊跷。

管他静好闹也好。如此良机正好修行。从年初二开始闭了七天简便关。其实要闭关谈何容易,除了地点最重要就是要有护关的人。我没人护关所以只能闭方便关。反正平常就少人上门把电话关上就谁也进不来。其实闭关也没什么神祕的, 就是一种使人专心集中精神办事、学习、做研究的方法。在灵修方面就会有比较严格的条件及限制。

这几天里。观看了一位在台湾时失之交臂的大师的著作。我在台湾学习时早已听闻其大名, 只是没人引见。而有时也看到及听到一些批评的话, 加上当时对佛教一知半解, 也就没有再在意。看了他的著作才惊叹他的佛学造诣。他不只是精通佛学各门各派的修法。对中国的易经, 道教, 儒学、武术、气功无一不精。他甚至可以说连寺庙的住持都怕他,很多出家的和尚、尼姑都拜他为师。虽然只看了他几篇文章, 心中迷惘多时问题都得到了应証。因为这些“迷惘”所以对“佛教”我一直不敢深入,也不敢轻易叫人学佛。看了大师的文章后我更加不敢随便叫人学佛。但是我的佛缘似乎也很好,我现有的几尊佛像都是人送的。反而是我以前花钱请的都送了人。也曾经有几个很有名气的和尚要我跟他们出家;有一位怕我没信心甚至拿出了他修行时拍到头顶有光圈的照片给我看。那是真的修行有点到家才有的光, 那光像闪电一般的亮光, 圆圆的出现在头部。但是我并没心动, 我只回了他一句说:“我不要,现在出家的人太多了”。

其实我见到很多出家人很喜欢劝人出家当和尚。在台湾还有的山门更是开出要到他那里出家的非有大学毕业不收。有的寺院更以多和尚为奋斗目标,声明要使他的寺院达四百五百名。有的怕寺院产业后继无人就收养孤儿。古人已有明训, 出家者当有“帝王将相之材”。出家套句西方的话就是专业神职人员,他的责任就是要负起佛学的传承任务,而要通达佛学岂是一般智慧的人所能胜任的。而这种智慧也不是大学生就会有。就算是博士在深奥的佛学面前也可能是白痴一个。但是世界上还有一些国家如台湾就有所谓的佛学博士。也不知释迦牟尼佛要封他什么士?还有禅宗六祖恵能大师不识一字又该封什么士?林林总总,真是莫明其土地堂。武侠小说家金庸他看不懂佛经, 直到他看了一些英文的佛学书才看懂。以金庸一个中国文学造诣如此高的人看不懂流传中国几千年的佛书, 你说怪也不怪?其实今天真正懂佛教的人又有几个?

这位大师不是出家人, 但是当今的“专业佛教人员”有那一位能有他的証量呢?他今年已经九十岁还像五十多岁的人。现已定居中国, 以后想要见他我看是很难了。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