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3日星期六

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 
端坐紫金莲。

以上这首诗是苏东坡被贬放江北瓜州时所作。是佛教界耳熟能详的诗句。 苏东坡和一江之隔的江南金山寺住持佛印禅师是好友。经常谈禅论道。

有一日,苏东坡心血来潮就写了上面这首诗。这首诗的大意为:敬礼伟大的佛陀,你的光明照亮了整个宇宙,世间的 “称、讥、毁、誉、利、衰、苦、乐”(八风) 都动摇不了我。我穏穏的坐在紫金莲花之上(成佛有望了)。

写完后越看越得意,就想让佛印禅师分享他的修行成就。于是派书童把诗送过江给佛印看。佛印禅师看了什么也没说,在纸背上写了“放屁”两个字就让书童带了回来。


苏东坡一看书童带回来“答覆”马上无名火起。怒冲冲的亲自过江要向佛印禅师讨个说法。佛印早料到苏东坡一定会来找他算账,就吩咐侍者见到苏东坡来时就说他外出云遊了,避而不见。苏东坡不相信就迳自走到佛印禅师的卧室找他。当他到了佛印的卧室时只见门上贴了张纸, 纸上写道:“八风吹不动,一屁打过江”。苏东坡一见冷汗直流, 才惊觉自己的定力竟如此不堪一击。

苏东坡是当朝大学士, 才高八斗却被遂离权力核心,官职一贬再贬。上述这首诗可以说明他虽仕途坎坷却能放的下,也証明佛法对他起了一定的作用。能放下是学佛的第一步, 离开“八风吹不动”的定境还有十万八千里。所以给佛印禅师一个“屁“字就激的跳了起来。但他也很快就能醒觉自己的错误,这才是了不起的。

佛教是一门实証的学科。只是很多学佛人老爱在文字, 言辞上打滚。得了一点点体会便说的天花乱坠, 胡说八道,误人误己误尽苍生。这种荒唐在唐、宋佛教中兴时代早已有之,不是今天才有的现像。

佛经里所说的种种境界都是可以实証的。而这种种的境界都是从定中而来,必虽经历艰苦的修练才能得到。而其中的滋味只有你自己才能体会,很多时候语言文字是很难描述的。

举个我本身经历过的例子来说吧。常常从佛经及一些密宗法本中看到大乐境界的言词。心里明白学佛的目的是要摆脱人生的苦恼得到永恒的快乐,也就是佛教人中常提的离苦得乐。但一生痛苦的际遇, 实在无法让我想像快乐是什么样子。直至有一天我修习完毕起座时,突然心中湧现一股快乐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的感觉。不是因受人讚美, 不是因得到梦寐以求的事物,不是因为吃了美妙的食物...等外来作用的感受。而是从心中自然湧现的, 心花怒放的感觉。

这就是佛说自乐的境界。也是佛土极乐世界的境界。如果你没有亲身的经历, 那你还只是从书本中想像的经验,也只是从现实生活中,依付于他人的,所能感受的一小点、短暂的快乐。绝非我修练后所得的感觉。

我总共有过两次这样的经验,但时间非常短, 只是几秒的时间。所以这并不是甚成就, 只是一种体会而己。据一些师傅说, 要能24小时保持住这样的境界, 那就进入神仙境界或佛的极乐国了。

从这个经验引伸,说明神、佛本身己是非常非常快乐的了。神、佛的快乐是原本的快乐,自然而有, 不会因你的吹奉而增多, 也不会因你的侮辱、不敬而减少。那需凡夫来讨好。

所以那些天天在高喊捍卫宗教的神圣,保卫神的尊严、讨好上师就是讨好佛的人。都是自讨苦吃, 苦人又苦己, 狗屁不通的东西。这些人不是受人摆布的白痴就是别有居心者, 连个宗教徒都不配。


这里有两个影片, 是最近由同学传来的。由我的母校台湾大学校长李嗣涔经历十年研究的有关神佛的科学报告。大家有兴趣可前去观赏。

视频 人体潜能科学-- 台大校长李嗣涔讲演 
上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_84s8vFRlEc/

下集: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_OBox7gOErw/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