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2日星期五

一上高楼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洲;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鸟下绿芜秦苑夕,蝉鸣黄叶汉宫秋;
行人莫问当年事,故国东来渭水流。
          -----------许浑《咸阳城东楼晚眺》

这是一首借凄风苦雨等自然现象及秦汉古事,以抒发思乡之愁及对唐王朝衰败形势的无限感慨。 其中“山雨欲来风满楼”更成为绝句,常被用以形容重大事件或政权更迭、改朝换代将要发生的前一刻情景。除了“动”(乱),还有 “溪云初起日沉阁” 的郁闷。

308政治大海啸乞今已二年半有余。而距离下一次法定大选(第十三届)的日期也只剩下不到两年半的时间。坊间有关闪电大选的传言甚嚣且尘上。其因有三。

一来,也是首相的巫统头头纳吉,他的党魁地位是逼宫得来非经党选得来,因当上党魁而得以坐上首相的宝座,得来甚不体脸。为了地位的正当性及树立威信, 他必定如其他接任首相,提前大选以証明他是获得人民委托的。

二来,经历308的重大政治挫折。当权的执政治集团不甘失败,急于夺回失去的五个州政权,特别经济大州槟城及雪兰莪。及三分之二的修宪权。

三来,意外攀上政治高峰的在野民联三党,虽然获得五州执政权及三份一的国会议席。然而却不能执政中央,许多政策的推行及改革饱受中央政府的阻挠、打压,  及亲政府的公务员的干扰、延误。议员们日理万机还要处处提防执政集团的迫害及陷害。因此夹着日渐膨胀的支持率,在野党也希望能早日大选以期一举推翻国阵的 阵腐统治,一展抱负。

在朝

虽然以纳吉为首的国阵集团无时无刻在择机举行大选以达到重揽大权的目的。然而失焦的政策、派系倾轧、利益争夺,正、副首相从上到下各说各话,让国阵集团显 得群龙无首。308过后的十数场补选中节节败退输多赢少,十一场补选输了八场。当权的国阵集团虽然出尽法宝, 甚至连已下台的前首相马哈廸也请出助选都无法力挽狂澜。强行推翻霹雳州民联政府更使更多选民离心离德。这种种也显示了国阵对重拾选民信心,特别是非马来人 似乎有心无力。

众所周知,影响、阻挠马来西亚发展、进步的因素是扭曲了的扶弱政策;1969年由纳吉父亲所倡导的"新经济政策”。由此而引发的朋党经济、政治,贪污、滥 权、司法不公、种族、宗教紧张。这也就是308政治大海啸产生的主因。身为领军人物的党魁纳吉信誓旦旦欲改革饱受抨击的弊政以挽回民心。然而上台后却口似 心非,立场左摆右幌,行为暧昧。

一方面不惜工本的做形像包装,化了近亿元推行一个只有口号没有论述,莫名其妙的“一个大马”。几经周折, 拖拖拉拉才发布一个只有大纲没有执行细节的“新经济转型计划”。一方面高喊 “要对种族主义零度容忍”, 另一方面却对党报﹣马来前峰报疯狂的散播极端种族言论 , 虚假新闻视若无睹。对发表侮辱华、印裔言论的公务员迟迟未采取惩处行动。

凡此种种实在磬竹难书。最近出炉的2011年财政预算案更是恶评如潮,赤字预算为史上最高。预算的72%被用作行政开销,只有25%充作发展。表面是要提高人民收, 实是借债渡日,祸遗子孙。总之给人的印象是无能、无知、野蛮、霸道、言而无信,五十年不变的个性。

在野

在民联方面日子也不好过。 先是霹雳州政权被强行推翻,接着是回教党爆发回、巫密谈引发路线之争及民联州政府及民联解体的危机。继而是反贪会对雪州议员的疯狂调查,弄死行政议员欧阳 捍华的助理赵明福, 搞得人心惶惶。再来是公正党的退党潮, 数位议员叛变。接着是行动党由于支持信引发的党争风波。加上受执政集团操控的主流媒的扭曲报导,民联确实增添了不少负面分数。

民间

对于选民来说其实很简单。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那个政党执政,那一号人物当首相都无所谓,只要当选者有管理国家的能力,能使人安居乐业。如果搞得人心惶惶,昼 防抢夜防窃,警匪难分,告人不让被告获取口供书检视証物,法官不按律法审案而是成为制法者,钱包天天变小。我想再多的承诺和宣言都是废话。尤其在今天互联 网时代,如果还想像五、六拾年代那样来骗取选票,那结果只有一个﹣﹣﹣找死,咸家剷 !

而全國上、下、朝、野都知道馬來西亞的政治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關鍵時刻。不改革國家就沉淪,結果是廣東話說的:『一鍋熟』。所以不願改, 無能改的就不能讓他上台,讓他們『咸家剷』、『一鍋熟』。不然可要當心自己的子孫像東南亞某些國家的人民一樣成了男盗女娼啊!
Reactions:

0 comments :

发表评论

Google+ Followers

陳年舊事

Blogger 提供支持.

Recent Visitor


上个月的网页浏览次数

Total visitor

AD

笑话连篇

Live Traffic Stats